莫南归

万野 (首发)

我对你,万野忠情。舒倾野x霍隽安

  夏天已经过去大半了。秋天开始准备上岗工作的同时夏天却是有些失了职。白天有太阳在的时候好歹还有点夏天的样子,这一入了夜温度就陡然往下降了好几个度。风也是吹得格外的欢,夹杂着呼啸的寒气。

  舒倾野走在大街上,两旁的路灯在这根本没几个人的半夜也还是尽职尽责地用生命散发着光与热,给路面上照得亮晃晃的。街上行人很少,这很正常。按舒倾野的话来说,就是到这个点还屁颠屁颠跑到外面来吹风的人都是傻逼。

  傻逼本人上半身套了件连帽的宽大外套,帽子盖在脑袋上给他整个人都捂得严严实实的,他双手也塞在兜里,而为了维护他那最后一点点的不傻逼的气质,好歹是没有把两条胳膊两条腿都缩起来走路。

  那样也太他妈丑了。

  “操!”脑海里自动过了一遍自己缩着四肢走路的姿态,连带着一路忍过来的脾气,在这双重刺激下,舒大爷终于还是让这句脏话得以见了天日。

  舒大爷怕冷,非常非常非常怕。

  要不是周怿川那个操蛋的玩意儿给他打电话说店里有事让他赶紧去一趟,他才不会跟个傻逼似的大半夜抛弃自己温暖可爱怡人的窝跑出来受这种罪。

  就跟一刚做完痔疮手术出来的人逢人就讲自己腚疼一样。简直傻得冒泡,冒的还是他妈的鼻涕泡。

  天公不作美,怕什么来什么。这大街上凭空起了阵风,正正当当地迎着舒大爷的面门就给砸了过来,这一下结实得跟个什么似的,直把他给砸懵的,晕晕乎乎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冷的舒大爷差点就仰头对天咆哮“操你妈”了。

  操操操操操操操操。

  舒倾野把外套又扯了扯紧,一边发着抖一边想着要是周怿川那个狗东西找他不是什么要紧事,他就给人捆了十八般酷刑从头到尾一个不剩的给人轮一遍,让他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菊花为什么这么残。

  于是乎,当周玩意儿在店里的员工休息室找到正窝在沙发里的舒大爷的时候,就见这位爷正一脸阴沉地盯着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想杀人而且还是想先奸后杀的那种”的诡异气息。

  别说,这样子看上去还挺有范儿。讲真。

  如果忽略掉大爷身上裹着的那件军大衣以及手上抱着的杯还在冒气的水。

  嗯,挺有范儿。

  “三秒钟。”吹了一路的风,舒倾野的声音都带上了几分哑,“解释。”

—未完—